公众号
公众号

《星汉灿烂》首播质量高,4集根本不够看,又一部古装大剧来了

万万没想到,我心中的吴磊还是这样天真直率,古灵精怪的“小飞流”——

但新剧中,已经是这样一甩披风,纵身上马的少将军凌不疑了。

不绕圈子,《梦华录》剧终,有没有国产剧,接下古偶剧王炸的招牌?《星汉灿烂》,火速登场。平台方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就是把被《梦华录》炒热的古偶剧的场子,接上。

能接上吗?童星出身的吴磊又能否凭这部古装大制作,突破过往窠臼,彻底完成“少年蜕变”?

至少这个开场,气势十足:首播两小时,轻松拿下全网热度榜首;

网友热议,炸开锅。

热剧的排面,安排上了。

但,剧集到底行不行?这到底是通篇宅斗的《知否》第二,还是故事另有乾坤?

熬夜连追4集,可以肯定,没白期待。终于又有一部像样的传统古装剧可以看了,而古装流量的天花板,又被打开了。

今夜星光满天,正适合一起来看——星汉灿烂。

1、 一开场,男主《琅琊榜》画风女主《知否》画风,我却入戏了

故事开场,快马驰骋,边关捷报。

随着快马一步步靠近,一座恢弘雄壮的皇城呈现在眼前。

马到城门口,报名,通关,入城,一个空中俯拍全景镜头下,探马疾速前行,说出八个字:陇西大捷,大军凯旋。

这段镜头突出一个大气,镜头运镜大气流畅,服化道华丽精致考究,细节饱满。

接着镜头一转,已是千军列阵,等候城外,

老太监授命传旨,来到主将跟前,

全景终于变成近景,一个身着铠甲的少将军站在中央,分明是千军万马之中,却似是在水墨画中,绝世而独立。

这正是本剧男主——凌不疑。

少将军英姿飒爽,棱角分明,容颜冷峻,身披铠甲,手持赤凤擎天鎏金戟。当年的“小飞流”,分明已经化作活脱脱的梅长苏“前身”,林殊。

这段戏,确实是帅进了我的心里,简直想把吴磊焊在马背上。

但凌不疑面对圣上的加封不为所动,披上御赐的披风上马,向老太监说一声缘由,便连圣旨都不理,策马前行,开始调查军械一案的最新线索。

这背后,当然没那么简单,军械案,绝非普通案件,而是事关凌不疑一生所系的——孤城案。

这么多年,身为皇帝义子的他,把冷酷当作自己的保护色,一边建立军功,一边暗地调查,誓言把所有涉案人,一网打尽。

这个画风,分明就是《琅琊榜》,只不过,当年的小飞流,变成了梅长苏。

但别急,镜头一转,来到女主这边。

画风瞬间变换,成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女主程少商,自小父母外出征战,从被生下那一刻就被姥姥照顾,却因为被视作弃女,一直被轻慢漠视。

就连府中下人,都不把她当成主子,反倒处处刻薄慢待。那边郭涛曾黎饰演的父母还没到家,她先被发配到乡下反省去了。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 “留守少女”?是,又不是,留守少女是真,可怜无助是真,但弱小?

先略施小计,整了对她不恭不敬的恶奴。

接下来,被发配路上,仅凭一个细节,已经判断出这一行夹带的私货——

“男人味!““男人什么味儿?”“臭味儿”。

然后,就是男女主第一次相遇了。

凌不疑追查的,是军械案关键证人——董舅父,所以一路带兵尾随而来。这人身在何处?

别忘了,“男人味”。

关键时刻,女主玉手一指,“大人查车有何趣味,去那茅草中点把火,才有趣。”

果然,茅草火起,董舅父自动现身,男主俘获证人,女主得救,一举两得。

好家伙,第一次相遇,男主连女主正脸都没瞧到,较量已经开始了。

挑眉、斗智、解救。

二人不仅没看对眼,还身份悬殊。

这是两人的初交锋。但,情绪在暗中涌动:

一个心生疑惑,一个略带好奇。

以此为始,便有了后续所有交集、动情、牵绊。

不得不说,剧集开场从凌不疑捉拿董舅父、程少商从离家到回家开启宅“逗”,到程君姑耍赖和程少商飙戏,主要角色接连闪亮登场,已经交代了剧情大概,从故事大背景,到矛盾冲突点,再到后续的大看点,高潮接连上演,冲突层层升级,步步为营,引观众入戏。

但真正的好戏,才刚开始。

2、“宅斗”只是一个壳,权谋复仇才是真正的大戏,编剧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古偶剧海量供应,套路日益深入人心,《星海灿烂》如何突围?

在我来看,四个字:出奇制胜。

剧情设定,千奇百怪。

故事一句话还说不清楚,起码要分三个层,才能看清编剧下的这盘大棋。

让人眉开眼笑的,是第一层 ——沙雕、宅“逗”。

一开场,先沙雕。

开场最好笑的是许娣饰演的程君姑和郭涛饰演的程始母子重逢的那场戏,本以为会是母子相见的感人戏码,没想到程君姑一个嗝硬生生把观众酝酿好的感动给憋了回去。

被大葱味熏到的郭涛也是过于真实了。

接下来,就是外孙女大战姥姥和“曹贵人”八百回。

打小靠自己的程少商从乡下庄子接回家后,在阿父阿母面前完全是一副虚弱多病的样子,和姥姥一个比一个咳嗽的厉害,姥姥更是直接装晕过去。

看留守少女总是能快姥姥一步做出反应,装柔弱博同情的戏码太好笑了。

姥姥要反制?来个寻死觅活的跳井,结果郭涛上来就一句——“井口小塞不下”,“逆子”。

那就不跳井了,改撞墙,下一秒刚让人拽着自己,结果衣服一滑,duang一声真的一头撞墙上了。

爬起来刚准备继续演,郭涛先跪下来假嚎,曾黎在旁边挤眼泪装心酸,程少商蹲楼上乐呵呵看热闹。

戏精一家人的戏码实实在在地喷了。

但,搞笑只是表层。

故事真正让人沉浸的,是第二层——探案、复仇。

相比女主的宅斗+宅逗戏码,凌不疑这条线很清晰,就是由一个军械案,一点点深入,引出凌不疑儿时目睹满门惨祸的悬疑线,让观众跟着凌不疑一起追查和复仇,最终查出当年“孤城案”的幕后主使。

这条线胜在够紧凑,不低估观众智商。

男主凭着女主的碎片包裹就查到了布庄,一眼发现了关键人物藏身的暗道。

而女主在其中的助力,又将男女主的命运更深地联系起来。

于是就引出关键的第三层——合力破局。

虽然目前为止,男主的故事线在演《琅琊榜》,女主这边演的是《知否》,但故事到最后,终究要把两条线合二为一,而其中穿针引线的,正是本剧的第三条线——男女主爱情线。

就这样,剧集成功避开了套路的窠臼。

三条脱线的设定,居然脑洞清奇,又自圆其说地拧成了一股绳。

疯批复仇少将军和甜飒红衣少女,两个被命运禁锢的人最终将命运纠缠在一起,合力破局。

到这里,本剧的3大戏剧冲突也立了起来!

女主如何姥姥的宅斗大战,如何与生母实现和解?

男主如何一步步通过军械案追查出当年陈案的幕后主使?

而两人又如何在相互靠近中,完成与自身的和解?

这故事,有点意思了。!

3、 吴磊让我心中的少将军从此有了脸,但前四集最亮眼的却是她

故事情节吸引人,但我知道许多人最关注的,还有主演们的演技。

在开播之前,大家对于吴磊的演技是既期待又担忧。因为他身上一直有标签。

有人喊“小飞流”,有人喊“小哪吒”。

但这次的吴磊,的确有所突破:

才四集,吴磊就用三个层面的演技,将少将军这个角色完全立住了——

其一,是外型,入戏。

开场就是盔甲+骑马,宽肩窄腰、身躯挺拔、剑眉大眼一,动作一气呵成、干脆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加上后期的战损造型,绝对配得上原著所写——

“清冷的日光下,凌不疑肤白如雪,身形高大颀长如冬柏,拢着一件黑色毛皮大氅,与环绕身边的六名佩剑侍卫静静的站在屋前空地上,仿佛林间白雪般有一种亘古深远的美丽。”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他把凌不疑的气质拿捏得死死的,少年得志,心有沉郁。

好像没当年那么灵了?不灵才是入戏了。

其二,是行事风格,塑形。

看男主审犯人,二话不说把董舅公押到廷尉府,只能听着狱中鬼哭狼嚎,还用断腿的膑刑和灌铅的刑罚吓唬他,惊得董舅公瑟瑟发抖,跪地求饶有啥说啥。

看吴磊演出的冷峻眼神,人物的形,有了。

其三,是眼神,走心。

开场吴磊最打动我的一场戏,是发现了军械案关键人物的藏身之所,犯人却在审讯中服毒自尽。接着他饰演的凌不疑,抱着死者的身体咬牙切齿说出一句:我竟然就这么让他死了。

一句独白,说尽心中沉郁。

不管最终成效如何,吴磊这次至少做到四个字:求新、求变。

再看赵露思。

程少商这个人物身上的气质是复杂的,既要演出大家闺秀该有的稳重典雅,一点都没有,又要有留守少女的八面玲珑。

喜剧的部分一直是赵露思的强项,她越是假装秀眉轻皱,我见犹怜,讲话也是轻声细语,我越想笑。

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演出人物藏在柔弱下的倔强,让观众跳出赵露思,看到程少商。

虽然男女主表现都及格,不过开场最耀眼的两个角色,我还是要选她们——

第一位,许娣。

女主姥姥,却老觉得女主讨厌,各种和孙女斗智,是个有点蠢萌的角色,属于这部戏里的快乐源泉,观众看着可爱,但是其实很难演。

许娣每次出现都自带喜感,笑声魔性又洗脑,和郭涛的母子互动堪称古装喜剧人,从吃着大葱蘸酱出场,在儿子面前装晕倒,到哭诉自己这些年的不易,刚酝酿悲伤情绪就被打断还叭叭叭的说出来“我这情绪刚起来”的戏把人笑喷了。

看许娣的表演就是享受啊。

和郭涛的对手戏,老戏骨和老戏骨对戏让喜剧效果加倍了。

第二位,曾黎。

本剧中她饰演的萧元漪,第一次出场一身铠甲,大美人的惊艳感狠狠拿捏了,接下来也让人感叹这妈妈也太美了吧。

但随着故事推进曾黎也演出了角色的另一面:一个不善表达的母亲,明明是善意,却会被曲解。无论是飒爽的马上女将,还是心思缜密的治女老妈,曾黎都能够完美拿捏角色特点,

这个远远被低估的女演员,总算碰到一个有发挥的角色了。

4、宅斗+权谋,国产古装剧又要出爆款了?

目前剧集给我们的观感是诙谐幽默。但这其实是建立在老戏骨精湛的演技和剧情设定基础上的。

而到了后期,随着男主复仇线逐渐展开,想必该剧的剧集风格可能会有所变化。

前四集总体的观感是故事逗趣,男主复仇线叙事紧凑,光影有质感,服化道没有之前观众质疑的倭风,可见调整地很到位。

但也不是没有短板。

最大的问题是前四集由于要兼顾男女主两条线,主线故事展开地略显不够利落,没看过原著的观众一开始可能抓不住故事重点。

但也称不上致命缺陷。

毕竟,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就会发现从笑点计算,主线伏笔,再到人物塑造,没有一个环节偷懒、敷衍。

而这正是古偶剧突围的关键:《梦华录》的成功背后,是剧集有什么巨大的突破创新吗?

我倒是认为,剧集其实是成功在做到了古偶剧的本分。

观众真正被感染,来自整个剧组对观众的尊重,对古偶这种类型的尊重。

国剧类型没有高下之分,但品质却有优劣之别。

当年的《琅琊榜》,其实也不乏古偶剧的元素,既有朝堂的争斗,又有江湖风起云涌,也有男女主的爱情。但剧集品质被做到极致,也就超出了古偶。

古偶剧已经低迷太久了,根本原因不是这个类型上不了台面,而是播出的古偶剧不是剧情设置不合理,就是剧集注水,有的则是演员演技水平一般。

好在,《知否》之后,终于有了一部《梦华录》,而这部《星汉灿烂》,能把这把古偶剧的火烧得更旺吗?

当年《琅琊榜》的梅长苏对于胡歌的重要性不用说了,意义远远超过一个角色。对于演员来说,一辈子能遇上这么一个命定一般的角色,是多幸福的事情。

而《星汉灿烂》的凌不疑,同样身陷朝堂争斗的阴谋,为复仇步步为营。只不过,相比冰火蜕变的梅长苏,他更接近蜕变前的少将军林殊。

这会是能成就吴磊的角色吗?现在判断为时尚早。

但淘汰套路的永远只有一条路:就是选对一条路,走到底,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当年的小飞流,能不能走成今日的林殊?

今夜星汉灿烂,我们往下看。

公众号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